Casually 2021-10-15 8244 0 0 0 0
中国安全,阿富汗,绿教,中亚阿富汗是个过道。历来游戏规则是,征服大军从东杀向西,极端思想从西杀向东。1757年乾隆灭掉准噶尔汗国之后,曾天真地把在中国用的很熟的轻徭薄赋加赏赐当地贵族的怀柔政策用在新疆,希望换得伊斯兰族群的臣…

  中亚阿富汗是个过道。历来游戏规则是,征服大军从东杀向西,极端思想从西杀向东。1757年乾隆灭掉准噶尔汗国之后,曾天真地把在中国用的很熟的轻徭薄赋加赏赐当地贵族的怀柔政策用在新疆,希望换得伊斯兰族群的臣服。但伊斯兰教只怕大刀,绝对不鸟你咖啡乐(Kafir)的怀柔收买。很快从中亚费尔干纳地区(今乌兹别克斯坦)窜出两个自称和卓(圣裔)的苏菲派的纳克什班迪教团极端分子,整个南疆绝大多数贵族就莫名其妙跟着这两个不明来历的人反了。乾隆就派兆惠去平乱。兆惠这个人虽说是八旗贵胄子弟,还是下手还是蛮狠的。当地人一看居然这么狠,就乖乖臣服了。1760年,兆惠率西征军凯旋,乾隆帝亲自于城南行郊劳礼。

  但绿教毕竟是绿教,真心服从咖啡乐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武力打不过,就抓紧搞小动作,向东方传播极端思想。1760年代,兆惠大军回到家屁股还没坐稳当,马明心就回到中国,开始传播新教即哲合忍耶派(Jahriyya)。哲合忍耶派起源于中亚的纳克什班迪教团,这个派系在回族和维吾尔族均有传播,换言之,不排除大小和卓之乱和哲合忍耶派是在宗教信仰方面是一伙人。

  Jahriyya 的词根Jahr在阿拉伯语是大声的意思,这个流派特点是大声诵经,所以也叫“高赞派”。左宗棠在《请禁绝回民新教折》中说“[哲合忍耶]教规大略与回回老教亦同,惟老教诵经则合掌向上,新教则两掌向上而不合,老教端坐诵经,而新教则伙诵卯怒,头摇而耸肩”……。伊斯兰教苏菲主义各派别在中国称为门宦。新教进入中国后与原有旧教,即虎夫耶派门宦(Khufiyya)的信徒间存在冲突。个人猜测,因诵经音量问题,旧派向清朝政府举报了新教,乾隆46年(1781年),新教信徒,撒拉族的苏四十三就发动叛乱。乾隆皇帝迅速镇压了叛乱,马明心和苏四十三均被正法。乾隆认为新教过于极端,予以禁绝。其实按当今世界的标准看,任何苏菲派系,包括哲合忍耶派在内都比瓦哈比派温和的多。伊斯兰教有一种传统或机制,即新的宗教思想会排斥原有温和派系,走向越来越极端化。哲合忍耶会因为更极端,所以能排斥虎夫耶,而瓦哈比派自称更纯正,就能排斥所有的苏菲派系,包含哲合忍耶和虎夫耶在内·,理由是苏菲派系含有本地化的成分。

  阿富汗是中亚的苏菲派的大本营之一,阿富汗的国父杜兰尼国王于1747年接受苏菲派部落长老的加冕而称王。但塔利班一直亲近极端的瓦哈比派(Wahhabism)。1990年代,塔利班曾用种族灭绝手段屠杀什叶派哈扎拉族,同时血腥镇压清洗逊尼派的苏菲宗教人士。2021年8月18日,塔利班一名领导人说:“我们希望阿富汗拒绝瓦哈比思想。We don’t want Wahhabism in Afghanistan”。但奥马尔的儿子毛拉穆罕默德·雅各布Mullah Mohammad Yaqoob是塔利班的幕后实际掌权者,他出于避[极端主义之]嫌,拒绝接班,才导致海巴图拉·阿洪扎达(Haibatullah Akhundzada)被举荐出任一把手的。所以,所谓“塔利班拒绝瓦哈比思想”这些鬼话一句也不可信的。塔利班已经思想和行为上均与苏菲主义决裂。苏菲主义那些不够“纯粹”的东西,他们连看一眼都是厌恶到呕吐的;苏菲主义经常和世俗统治者合作,而塔利班要建设一个政教合一的神学政权。两者本质上水火不容的。塔利班某领导人所说的不走向瓦哈比派无非一种招揽好感换取外界援助的伪装而已,根本不代表也不可能代表塔利班的核心诉求。

  或许有人会说,只要绿教保持温和就好了。这是非常危险、非常愚昧的想法。即使最温和的绿教,杀起咖啡乐一点也不手软。温和派与极端派的唯一区别在于,他们受挫后第一个投降咖啡乐继续穿上温和派外衣而已。例如1856年,云南格底目老教派阿訇杜文秀发动叛乱,建立大理苏丹国。格底目是追随蒙古忽必烈进军大理留下的最古老、最文化、最中国化的教派,但是这个教派却掀起了光绪同治回乱的第一波巨澜,一度攻陷云南50座城市,几乎占据云南全省。在清军逐步占据优势之后,云南东部的老教叛军马如龙归附清朝,反手攻打沙甸回军,东沟 “哲合忍耶”援助沙甸与马如龙激战。东沟貌似在今天的玉溪通海县,是被乾隆流放到云南的新教余孽慢慢形成的一个村落,也是哲合忍耶在云南的中心。哲合忍耶还充当了串联云南、贵州、甘肃(含今天宁夏)和陕西回变的角色。1872年杜文秀自杀。云南回变之善后:回民死亡约占总人口的5/6。

  1862年陕西回民发动叛乱,此后东到陕西、南到云南、西到新疆的穆斯林陆续全部叛乱,目的都是脱离中国,建立政教合一的绿教国家。其中,1864年新疆回民勾结沙俄,发动叛乱。俄军对付清军,回民则屠杀汉蒙人民。清军战败,恭亲王奕忻签了《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中国丢了4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其中包含瓦罕走廊北侧大片土地。

  (7)1863年11月镇压回乱的第一大杀星多隆阿抵达潼关,次年肃清陕西境内回民。在激烈的战斗中,多隆阿受伤身亡。陕西回乱之善后:境内回民数量从190万左右减少到大约2-3万,全部是西安城内未附乱的回民。逃离陕西的回民,除2000多白彦虎率领的陕回经甘肃、新疆撤到俄占中亚地区,其余陕回死亡殆尽。

  (8)战争重心转到甘肃。1862年甘肃新教阿訇马化龙在宁夏金积堡(当时宁夏是甘肃一部分)发动叛乱,在灵州屠杀约2万汉人。1864年,杨岳斌任陕甘总督,粮饷不继,在马化龙勾结清朝权臣屡施奸计之下,清军哗变,杨岳斌于1866年请辞。马化龙在朝中奥援的帮助之下,于1866年获得清朝招安,改名马朝清以示忠于清朝。1869年清廷任命左宗棠为钦差大臣督办陕甘军务,左宗棠派刘松山部从陕北绥德经花马池(今盐池),进攻金积堡。马化龙试图从清廷内部搞掉左宗棠,未果。

  1869年9月,马化龙再叛,回军在灵州再次屠杀汉民十余万人,汉民财产及妇女被回军据为己有,州府衙门、汉族祠堂、书院、佛寺、道观全部被毁。

  1870年正月,刘松山战死。左宗棠以刘松山之侄刘锦棠统刘松山部,继续猛攻金积堡。马化龙粮尽援绝,于1871年1月6日乞降。清军其后从堡内搜出匿藏一千二百余支俄制枪械。同治十年(1871年)正月十三日,左宗棠办金积堡之善后,马化龙与其子马耀邦凌迟。成丁皆斩,未成丁阉割,妇女发配与披甲人为奴。金积堡周围500多堡寨回民基本死亡殆尽,回人死亡估计超过50万。

  左宗棠进攻河州。1872年2月在太子寺受挫,4月准许河州回军头目,信奉老教的马占鳌投降,投降条件是反手屠杀新教和跟随新教叛乱的老教阿訇和信徒。马占鳌部之精壮被左宗棠编入清军。1872年10月,在双手沾满回族同胞鲜血的马占鳌协助下,清军收复西宁城。但左宗棠终身后悔允许马占鳌投降,没有办河州的善后。马占鳌是青马军阀的祖先。由于手上沾满绿教极端份子鲜血,马家军终身不敢支持政教合一政体,和南京政府关系密切。左宗棠的后悔是有道理的。20多年后,由于左宗棠一念之慈,没有办河州善后,造成光绪21年(1895年)河湟事变,对中国近代的海防和塞防都造成了非常深远的影响。

  1873年九月,肃州(兰州)回军首领马文禄在坚守肃州城两年后也接近粮尽,向左宗棠投降。左宗棠办肃州之善后,斩决了肃州回民和前来支援的维族全部成年男子,妇女老弱迁徙到远离交通要道的苦穷边远地带,比如宁夏西海固地区(“苦瘠甲天下”,今国家级贫困地区之一,回民由于缺水无法大量繁殖)。

  1864年,在北疆回民勾结沙俄入侵的时候,南疆绿教徒勾结浩罕入侵。浩罕立国时,领土仅限于费尔干纳谷地一带。但随着准噶尔汗国被乾隆灭掉,浩罕开始不断扩张,鼎盛时期,东接新疆、南隔阿姆河和阿富汗相邻,西接布哈拉、希瓦两汗国,是中亚河中地区第一强国。见下图。1759年,大和卓之子萨木萨克逃居浩罕汗国。1826年,浩罕汗国支持大和卓孙子张格尔入疆建立“赛义德·张格尔苏丹国”。张格尔被杨芳(后来第一次鸦片战争的老将)俘获,午门举行献俘仪式,道光帝下令寸磔喂狗。

  1861年沙皇亚历山大二世进行了俄国农奴制改革。资产阶级要求开拓商品输出市场和原材料供应市场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俄军在1863年完成了对高加索的军事征服,镇压了波兰1863年起义,遂大举进军中亚。俄军于1864年6月16日攻占奥列·阿塔要塞,6月25日攻占伊斯兰教在中亚的圣城突厥斯坦。10月初俄军占领浩罕的军事和商业重镇奇姆肯特,几乎同时,10月7日,俄国和清政府在塔城签定了《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

  此时,浩罕接到了南疆带路党要求浩罕入侵的邀请。尽管北边俄罗斯给予的压力很大,浩罕汗国还是于1865年春派阿古柏率军护送大和卓曾孙布素鲁克返回喀什。阿古柏轻松废掉了邀请他们的喀什城主司迪尔,掌握了大权,建立了“哲德沙尔汗国”,意即“七城汗国”,(喀什、英吉沙、叶尔羌、和阗、阿克苏、库车、乌什)。俄国为了谋取在新疆的利益,当年就承认了“哲德沙尔汗国”。

  在阿古柏前往新疆的同年,俄罗斯帝国开始了对浩罕汗国的入侵。1865年,布哈拉汗国与俄罗斯帝国联手攻下了汗国北部重镇塔什干。1868年3月,浩罕汗国与俄罗斯签订保护条约,使汗国成为了俄罗斯帝国的从属国。

  1867年5月,随着阿古柏的不断胜利,觉得不再需要傀儡了,于是他宣布取消“哲德沙尔汗国”,建立“洪福汗国”(又称“毕杜勒特汗国”),自封为“巴达吾来特哈孜(Badaul-et Qazi)”,即汉文史籍上的“毕杜勒特”(英语:Badaulat,意即“洪福之王”)。“洪福汗国”以 “沙里亚”作为最高法律,在各地设立宗教法庭,强迫异教徒改信伊斯兰教。1868年,英国派遣特使会晤阿古柏,承认其政权,次年,阿古柏也派亲信米尔扎·沙迪赴印度会见英国总督,争取英国支持。英国决定向其赠送大批军火,并允许其在印度招募工匠回喀什设立军工厂。

  1870年,俄国也派人前往喀什会晤阿古柏,承认其政权。英国期望阿古柏将俄国的扩张阻止在天山以北。在得到大批先进装备后,阿古柏于1870年5月攻占了吐鲁番,切断了北疆和河西走廊的联系,并收降了以白彦虎为首的陕甘回族叛军残部,实力进一步增强。

  到1871年底为止,迪化、玛纳斯、鄯善先后被阿古柏攻克。俄国为阻止阿古柏进一步扩张,出兵占领伊犁。这样,清军除塔城、乌苏等少数据点外,已经全部从新疆消失。阿古柏成为了全新疆的实控者。1873年阿古柏派出侄子赛义德·阿古柏·汗赴奥斯曼帝国寻求支持。作为政教合一领袖的奥斯曼帝国哈里发授予阿古柏“埃米尔”称号,使“洪福汗国”在伊斯兰教法上获得了合法地位。土耳其出售大批军火并派出军事教官到新疆培训阿古柏军队。1874年陕回白彦虎投奔阿古柏。

  俄军于1868年 5月占领了布哈拉汗国撒马尔罕和卡塔库尔干。1868年6月14日,在卡塔库尔干与布哈拉之间的吉拉布拉克高地的决战中,俄军再次击败21000人的布哈拉埃米尔的军队, 6000御林军死伤大半,布哈拉埃米尔投降。7月5日签署和约,布哈拉沦为俄国附庸。

  1873年2月俄军在考夫曼统率下从土耳其斯坦、克拉斯诺沃斯克、曼格什拉克、奥伦堡分四路对希瓦发动攻势,6月占领希瓦城。8月24日签订俄希和约,希瓦汗国成了沙俄属国。

  1875年,浩罕爆发了大起义,浩罕、纳曼干、安集延和马尔吉兰等地绿教徒对沙俄侵略者发动了“圣战”。俄军血袭了整个费尔干纳盆地。安集延城基本被轰平,2万多圣战者被埋葬在废墟下。古德亚汗向奥斯曼帝国求援未果,宣布退位。1876年2月7日斯科别列夫指挥俄军占领了浩罕城,3月2日沙皇俄国正式宣布吞并浩罕汗国,改为费尔干纳省,从而完成了对中亚三大汗国的征服。

  在俄军镇压浩罕圣战者的同时,1875年,在左宗棠的率领下,清军进入新疆,开始收复新疆之战。到1876年底,阿古柏已经失去了北疆的所有领土。就在清军开始南下之时,阿古柏突然于1877年5月29日死于喀拉沙尔。其子伯克·胡里于1878年2月与白彦虎等逃回中亚,投奔俄国。左宗棠收复了除伊犁之外的所有新疆领土。

  从1877年起,俄国对土库曼地区发动了全面进攻,同时俄国对与奥斯曼帝国发动了大规模战争。沙俄抢修了从里海东岸到阿哈尔·捷金绿洲的军用铁路,并征用了20000头骆驼。1880年底,镇压浩罕起义的斯科别列夫率领11000人带着97门大炮再度大举入侵土库曼。1881年1月12日攻占了格奥克·帖佩。接着占领了阿什哈巴德(今土库曼斯坦首都)。

  1884年初,俄军攻占了通往伊朗和阿富汗的枢纽,土库曼人的最后一座重要城镇梅尔夫城(谋夫城)。俄军从梅尔夫城沿着穆尔加布河和库什卡河继续向南推进到阿富汗边境的库什卡河谷。由于库什卡离被称为里海、阿姆河、印度河之间的战略要地英国控制的赫拉特仅70英里,英俄矛盾极度紧张,战争一触即发。两国经过激烈谈判,1885年9月10日在圣彼得堡签定协议,俄国完全占有土库曼斯坦,彭狄绿洲直至库什卡河谷属英国势力范围的一些地区划归俄国,库什卡成为俄罗斯帝国。

  俄国携战胜之威与中国谈判伊犁归属。清政府派钦差大臣崇厚出使俄国。1879年10月2日(清光绪五年八月十七日),崇厚在俄国胁迫下,擅自签订《中俄交收伊犁条约》(即《里瓦几亚条约》)。主要内容有:割让伊犁以南、以西大片领土;赔款500万卢布;俄商人在新疆、蒙古贸易免税;允许俄经新疆至天津、汉口、西安陆路经商等。1880年2月19日,清廷任命曾国藩之子、驻英法公使曾纪泽为出使俄国钦差大臣,改订《交收伊犁条约》。左宗棠和手下核心将领刘锦棠做了与俄国开战的准备。最终,清政府争回了之前划失的伊犁南境特克斯河流域2万多平方千米领土,但仍失去了霍尔果斯河以西地区和北疆的斋桑湖以东地区。

  鉴于新疆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刘锦棠提出了废军府建省的提议。新疆设立巡抚,驻乌鲁木齐,受陕甘总督节制。下设镇迪、阿克苏、喀什噶尔三道,分别辖治哈密至乌苏的天山山脉一带、焉耆至乌什的天山南麓一带、喀什噶尔至和田的昆仑山北麓一带;伊犁仍设将军,只管伊犁塔城边防,不再总统全疆军务。清政府批准了这一方案。刘锦棠奉旨委任了各道、府、厅、州、县的各级官吏之后,于1884年被朝廷简派为第一任新疆巡抚,第二年迁入省会迪化(乌鲁木齐)视事。在此期间,他改革新疆原军府制,将征兵逐步改为防军,规划,建设了全疆的边防,为巩固西北边疆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得益于这些扎实的基础工作,民国军阀混战时期中国勉强保住了新疆,未出现外蒙古及西藏之类的事实独立状态。空一格才有机会任命新疆省主席。

  1894年,中日关系濒临破裂,甲午战争在朝鲜半岛一触即发。清廷紧急召回名将刘锦棠。7月令湖广总督张之洞前往湘乡传旨,令其速赴辽东。刘锦棠抱病启程,刚到湘乡县城,忽患中风,左体偏瘫,8月去世。淮军陆军在朝鲜和辽东次第溃败,北洋水师受重大损失退回威海卫。在此情况下,董福祥和马安良被召回北京,准备派他们的军队抵抗日军,但此时河湟回民听说甲午之战,立即大暴乱,也就是第三次河湟事变。董福祥和马安良被派往西宁平乱。左宗棠湘系部队只有魏光焘部6营武威军加上增援部队仅5700余人,火炮不足10门,在牛庄拼死抵抗日军2万余人,火炮59门,结局惨烈。从此,湘军悲壮谢幕。

  第三次河湟事变或许是绿教玩的一场惊天阴谋。首先,西宁新教和老教故意在官府面前诉讼,要求地方官判决到底是新教教义比老教好,还是老教比新教强。对于这种要求,地方官自然拒绝。两派借口地方官不做出哪个教派在伊斯兰事务中高于其他教派的裁决,而只是劝他们自律,都在1894年开始搞暴乱。其实背后捣鬼的是马万福创建的依赫瓦尼派。依赫瓦尼派是马万福在麦加朝圣时受到瓦哈比派启示,听到瓦哈比三字,大家自然明白谁更极端。“国有难回必乱”,此言不虚也。听到甲午战争消息后,河湟事件立即变成了伏尸十万的大事。老教对新教不满,去杀汉人,新教反对老教,也去杀汉人,依赫瓦尼派对两者都不满,去杀更多的汉人。当然,董福祥和马安良也只能以极其血腥的手段镇压回民。直到1896年9月,杀得血流成河,才把回乱镇压下去。

  就在喀什噶尔提督董福祥忙于恢复河湟治安的时候,1895年和英国在伦敦举行会议,私自瓜分了帕米尔高原。有必要提到1879年英阿《冈达马克条约》,英军在1878年第二次英阿战争中没有获得值得一提的军事胜利,却签署了非常有利的条约。《冈达马克条约》把白沙瓦等传统普什图区域划给了英属印度(开伯尔山口就在附近),同时规定阿富汗的对外关系由英国人控制。这样英国就能代表阿富汗签署对外条约。由于中国对日本战败,又在河湟地区陷入内乱,中国的利益被彻底漠视了。1995年,英国同意塔吉克斯坦全归俄国,条件是俄国画出瓦罕走廊作为缓冲区给阿富汗,隔绝英俄势力范围。瓦罕走廊的出现,标志着俄罗斯实现了对中亚地区390万平方公里的最后征服,而这个400公里过道中的300多公里,虽然居住着清一色塔吉克居民,却成了阿富汗的领土。

  未来展望。瓦罕走廊居民仍是塔吉克族,但今天已成了塔利班控制区。中国领土和原教旨极端主义第一次距离这么近。清代,位于今日乌兹别克斯坦的浩罕汗国是向新疆和内地输出各种苏菲主义极端思想的发源地。而塔利班早已无法忍耐苏菲主义掺杂了太多本土文化,不够原汁原味,势必会向中亚输出各种比苏菲主义更极端的思想。此外,土耳其肯定会以哈士奇的智商和破坏力疯狂搅合中亚和阿富汗。刚开始,中国肯定会对塔利班报以善意期待,估计会给予适度的经济扶植。但在另外一方面,中国外交部所说的“听其言,观其行”也是非常必要的。中俄、中塔分别举行军演,也是很必要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乾隆对底层回教徒减税和对上层贵族收买是无效的。真正恢复新疆秩序是靠亮出游牧民族的大砍刀,和兆惠前往回军大营掠夺穆斯林妇女“先奸宿、后煮食”的残忍劲儿。英帝国、前苏联、美帝/北约都太文艺青年了。阿富汗只有“帝国坟墓”,没有“汗国坟墓”。成吉思汗、帖木儿、准噶尔,在中亚和阿富汗都过得很滋润,没听说有么子“汗国坟墓”,因为当地人不听“汗国”话的,全进了大坟墓。


Tag: 中国安全 阿富汗 绿教
我也要發一個   ·   返回首頁   ·   返回[社會]   ·   前一個   ·   下一個
相關內容
歡迎評論
未登錄,
請先 [ 註冊 ] or [ 登錄 ]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
返回首頁     ·   返回[社會]   ·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