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小伙2万美元被卖,获救前“血被抽干”!揭秘境外“血奴”事件……

2月12日,一位在柬埔寨的中国小伙被网投圈养“抽血卖钱”的消息在网上流传。消息称,这名90后小伙每一个半月被抽3瓶血,已送至中柬第一医院抢救。

2月14日,记者联系上金边中柬第一医院求证,医院院长朱敏学先生告诉记者:“这名小伙2月11日来院,在输了8袋血(350毫升/袋,即2800毫升)后,已度过危险期,正接受进一步治疗。”

2月15日,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和警方已与小伙子电话沟通此事,并将进一步调查,尽可能给予其帮助。

12日李亚缘纶被送到医院救治时。图片来源:中柬义工队供图

文 | 冯盛雍

本文综合自重庆日报“上游新闻”APP,原文首发于2022年2月15日,原标题为《江苏小伙在柬埔寨被多次抽血全身浮肿病危 大使馆警方已介入》《上游新闻独家专访在柬埔寨被网诈团伙抽血小伙》,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1

医院:严重贫血小伙已度过危险期

2月14日,柬埔寨中柬第一医院救助了一名中国小伙的文章在网上流传。

“O型血,值钱,所以被榨干。”“每隔一个半月就被抽三瓶血,还有7、8个人被抽”。

文章写到,患者系江苏人,1991年生,送入医院时,除了右臂以外全身极度浮肿,脱去衣物时身上多处针眼密密麻麻触目惊心。

2月14日晚,医院院长朱敏学告诉记者:“小伙子入院登记的名字叫李亚缘纶,在输了8袋血(350毫升/袋,即2800毫升)后,已度过危险期,正接受进一步治疗。文章中提到的多处针眼密密麻麻是不准确的,小伙子被抽血针眼是在手臂上,头部的针眼不像是抽血的针眼。”

“入院时,我们必须对其进行抽血检验,患者由于严重缺血,阴囊肿大,且血管萎缩,全身浮肿,工作了30多年的从中国来的护士长竟一时间找不到血管。在大腿附近,切开皮肤才找到血管抽血,我们发现其血液竟呈血水状态。”

共同参与救助行动的当地爱心组织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证实,上述文章中报道的患者真名为李亚缘纶,1991年6月2日出生。在李亚缘纶病床前负责看护的义工小陈对记者说:“李亚缘纶家住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黄海中路。”

医生指出李亚缘纶手臂上有多处针眼。图片来源:中柬义工队提供视频截屏

2

获救小伙:被救前被“园区”抽血7次

通过当地爱心人士,记者辗转联系上全程参与救助过程的当地中柬义工队成员郭明(化名)。他告诉记者:“2月10日晚,义工队接到李亚缘纶的求助电话。由于天色太晚,2月11日一早,我们就赶到电话约定的地点接他,然后送他来的中柬第一医院接受治疗。”记者辗转获得李亚缘纶2月11日被医院救助时近9分钟视频。

在这段视频里,记者看到,李亚缘纶告诉中柬义工队说,他是趁网络诈骗团伙监管的人不注意才逃离的。此前,他在中国做过小生意,还在多家机构当过保安,从小在福利院长大,目前家里已经没有亲人。

2021年6月,有人介绍他到广西工作,工资高。结果抵达凭祥后被人劫持送到了柬埔寨。由于拒绝参与网络诈骗活动,他多次被转卖,在近半年的时间里,他每隔一个半月就被“园区”带来的“医生”抽3个输液瓶那么多的血,共计被抽血7次。

视频显示,他一边告诉救助人员,一边指着病床上方的输液袋。据记者了解,这样一个输液袋的容量是500毫升,三袋的容量就是1500毫升。这意味着,每隔45天他就被抽血1500毫升。重庆市血液中心热线客服表示,一名健康男性一次献血最多400毫升,在间隔6个月后才能再次献血。若一名健康的男性,一次就被抽血1500毫升会有生命危险。

2月15日医护人员正在给李亚缘纶治疗。图片来源:中柬义工队供图

2月15日中午,李亚缘纶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了更多细节:

“我在国内找工作,从国内绑过来的。我之前在深圳、北京当保安,然后从北京去广西。在广西凭祥市带到边境,(我)被两个人拉到车上。他们用枪抵着我的腰直接出境到了越南。胡志明市是第一站,然后押着(我)坐船到了柬埔寨西港(柬埔寨西港既西哈努克市)。”

“我不知道之前是多少钱卖的,但最后被以18500美金卖给了“中国城”里的一个公司。这个公司就是搞诈骗的,里面的人全是搞网络投资诈骗的。这些“园区”(当地行话,指网络投资诈骗集团所在的园区)在柬埔寨遍地都是。在每个公司都有被扣的、被打、被虐的人。像我这种能逃出来的,是非常幸运的。为什么不具体说这个好心人,是因为在园区里往往就一个门面房,我一向媒体说出来,他们就很容易找到这个人,我得为他的安全着想。这帮人报复起来是很厉害的。”

“玻璃瓶子抽一瓶350毫升多。在里面看不到时间,差不多每隔一个多月,就来抽我两瓶血,一共被抽血了7次,最后一次是扎我额头上抽血。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拿去卖了。但是他们花钱把我买来搞网络诈骗,让我从国内搞钱过来,我拒绝参加。他们从我身上弄不到钱,只能在我身体上榨钱出来,榨一分钱是一分钱的那种,因为他们不能亏本。”

3

义工队成员:抽他血的是网络诈骗团伙

在视频里,李亚缘纶告诉中柬义工队说:“他们园区带来的‘医生’在我身上实在找不出血管抽血了,就在头部找血管抽血。”

在2月12日送到医院的视频里,李亚缘纶头脑非常清醒,然而他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朱敏学院长告诉记者:“小李主要是血被抽干,已经濒临死亡。” 朱院长称,这个小伙子还有严重贫血、浮肿、腹水、肝硬化等很多并发症。

朱敏学院长通过微信接受上游新闻采访。图片来源:微信截屏

2月12日,在中柬义工队、中柬慈善委员会的帮助下,医院紧急向柬埔寨国家血库换来4袋血救急,经过两天抢救,李亚缘纶转危为安。

2月14日,李亚缘纶通过微信告诉记者:“谢谢大家的关心,感谢的话无法用语言形容。”当天,中柬义工队公众号发出推文,号召当地爱心人士踊跃献血。“共需8名献血英雄,每人献血350CC,血型不限(血型可在国家血库置换),地点在柬苏友好医院侧国家血库。”记者注意到,献血者必须符合“三年内未接受过他人输血”等六个条件。

在采访中,记者听到最多的两个字是“园区”。这是什么意思呢?

郭明说:“就是网络诈骗团伙的代称。”

2月15日上午,大使馆工作人员与当事人手机直接对话了解情况   图片来源:中柬义工队供图

对于江苏小伙被李亚缘纶被网络诈骗团伙“抽血卖钱”一事,当地爱心组织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也是首次听到和看到有这样的事情。”

2月14日下午,记者致电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在告知相关情况后,大使馆工作人员表示,大使馆还不知道这个事情。工作人员随后询问其在柬埔寨的地址和姓名,以及他柬埔寨是否有亲戚、朋友等信息。韩明在得知记者致电后,也立即拨打了大使馆的工作电话。

2月15日10时23分许,朱院长告诉记者:“现在大使馆、警察和受害者正在语音通话,他们打我微信,我让受害者接听。” 据记者了解,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和金边警方将进一步调查案情,大使馆也会尽可能给予其必要的帮助。

相關內容
評論
ddddddd-1-----
ddddddd-2-----

  柬埔寨被骗的人有多惨,被电到浑身发黑,

  被枪杀!来自受害者阿勇自述

  有些人不想做这个只想回去

  被老板知道他在公司传播负能量

  直接被电,浑身发黑

  还有一个中国女孩从前行政人事服务

  因为盗取公司机密文件

  被公司发现,把园区保安直接枪杀

  把她的衣服全部扒光 扔到角落里

  才叫警方过来收尸

  没有什么高薪,只有惨遭杀害。

  铅笔点评:千万不要被高薪欺骗

  58同城有黑中介高薪骗打工者千里迢迢去打工

  收取高额费用

  而国外的高薪骗你过去就是为了骗你做赌博,诈骗,甚至绑架你!

  找工作还是直接去人才市场靠谱

歡迎評論
您的名字
您的郵箱
您的站點
驗證:   桔子的英文單詞

【選擇設置(可以不操作)】
返回首頁     ·   返回[新聞焦點]   ·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