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做的铁 2023-10-16 2309 0 0 0 0
中国愚昧,中国洗脑,香港邵氏影业logo欢迎0.5们对号入座老读者应该对上面这个香港邵氏影业的logo不陌生,因为我使用过不止一次,但凡我借用这个logo,必定要说点儿啥不中听的,能让那些看到这两个字母就对号入座的人不舒…

香港邵氏影业logo

欢迎0.5们对号入座


老读者应该对上面这个香港邵氏影业的logo不陌生,因为我使用过不止一次,但凡我借用这个logo,必定要说点儿啥不中听的,能让那些看到这两个字母就对号入座的人不舒服的话,今天也是这样,还有,记得加这个摆渡者号:



前几天写尼泊尔的那篇文章后面有条留言很值得关注,如下:

看到这样的留言,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感受,我的感觉是五内俱焚:人怎么可以忘恩负义到畜牲不如的地步?这些年我经常有五内俱焚的感觉,在加德满都这十几天,ak已经看出来我活在一种深深的忧虑之中,他说我一直在压着自己的情绪,但是很显然我处于一种躁狂的状态,他很担心我,其实ak说这话的当天,还发生了一件事,也导致了我情绪恶劣。

那天有个读者加了我微信之后要求跟我打音频电话,我因为比较忙,告诉他我希望能语音交流,因为这样我能一边做其他事一边回复,但是他直接打过了,我有点儿不高兴,但还是接了,接了之后听他说了那些事,我理解了他为什么这么焦急,这么愤怒。

原因是他那上幼儿园中班的儿子就在他给我打电话的当天下午回家后跟他说了一些话,原本他和妻子是儿子的最爱,但那天下午儿子说他今后不能最爱爸爸妈妈了,因为他有更光荣、更伟大、更值得爱的事物和实体了,而且儿子认为并不是爸爸妈妈养大了他……

听到这些内容,别说孩子的亲爹,我这个外人都感觉血冲脑门儿,他问我有什么办法能改变这种情况吗,诸位,这哪里是我能给出建议的事?我想了想谨慎地问了他一句:你的收入支持你把孩子送到国际学校办的幼儿园吗?那里也许依然不是很理想,但至少比他现在这个幼儿园要强很多。他告诉我他们夫妻二人都是工薪阶层,我这个建议显然没有可操作性。

后来我们又交流了一些话题,也都是以叹气结束。

他现在面临的情况跟很多家长类似:跟孩子说话轻不得重不得,既怕孩子被孤立,也怕给自己惹来麻烦,这是个无解的问题。

还有一些读者向我倾诉他的苦恼,说到孩子学习的某些科目他实在无法容忍,可那是要计入考试成绩的,事关升学,因此他生生憋成内伤也不敢说一个字……

刚好手边有个读者发给我的视频,是一位女士正在慷慨激昂的发表讲话,说谁要是敢崇洋媚外,就不教他了,并报告给交长……下面的留言很精彩,有人说这位女士的腰带是欧洲某牌子的,价值六千多,也有人说她的衬衫、发型、香水、洗护用品都是西方发明的……

腰带我是不认识的,因为我没用过超过两百块钱的腰带,而且如果不是因为救生需求,我可能会用几十块的,但是我认识这位老师背后的显示屏上的操作系统,如下:

这位老师是成年人,想必也是有家庭或者至少是谈过恋爱的人,难道她不知道爱历来都是双向奔赴?她这样面目狰狞、口吐白沫的恫吓威胁,这是爱的教育吗?

前有司马前辈“留美是生活,骂美是工作”,后有皮带女“宣传爱国是工作,崇洋媚外是生活”,果然江山代有人才出啊。

这样的人特别多,他们最大的特质就是虚伪:嘴里不说心里话,满肚子利欲熏心,满嘴巴仁义道德,明明自己用着无数的外国技术、外国设备,也喜欢着国外的奢侈品,却教育孩子们,教育他人要仇恨外国、敌视外国,这种民贼就是导致今天我们群体性智力倒退的重要原因之一。

记住历史伤痛是应该的,也是必须的,但试图通过背着仇恨包袱敌视外面的世界来振兴自己,这是刻舟求剑,是南辕北辙,更是自绝于人类文明发展潮流的做法。

像以上那种皮带女,每天都在上映着他们的大戏,说到爱国,说到+能量一个个口若悬河,但只要听到民生、良知、不公事件,马上就噤若寒蝉——当一个群体中虚伪的越来越多的时候,不要奢望整体道德水准社会诚信等最基本的文明要素,更不要想着心灵自由创新思维等高阶段的发展动力

这,可能就是本文题目的答案之一吧?

如以上所言,我知道环境是怎样的,也常有找我倾诉的读者,不管主动接触到的还是被动接受的,都让我长期陷于一种绝望悲观的情绪里,这也是我长期对某些类型的写作题材割舍不下的原因,因为我不说憋得慌。也因此有读者说我的游记有时评的味道,而有些不喜欢我的人则骂我连写个游记都拐弯抹角的不说人话——他们所谓的“人话”,其实就是只准说好听的。

也有很多人,这种人就是那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一场大病就能返贫但他总觉得自己会一直好运连连的人,他们其实是一个很大的“平庸的啥”的群体,也是那狗苟营的主力,他们如果只是沉默,其实我也无话可说,但他们并不沉默,比如我饿了,我说我饿了,想要吃东西,他们会说我们都没饿,就你饿了,你是不是存心搞事情?

他们最大的恶是牺牲他人的权益来为自己的岁月静好续命。

我要打击的就是上面这几种人,我称他们为“伪人”,我没本事也没学识,只知道一些粗浅的关于活下去的常识,但这几年的经验告诉我,就凭人世间最朴素、最寻常的常识,我们都能做个打击伪人的先行者。   

我之所以这么恨他们,是因为我觉得这类人把我的民族变坏了,变蠢了,让我们后代的生存空间变恶劣了。     

我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恨这种人,而且是越来越恨,按理说他们并直接不侵害我的生活,我恨不着他们,但是我不行,我做不到不恨他们,我觉得他们毁了我的土地,毁了我的族人,我不介意以最恶毒的语言攻击他们。         

看到这样的人横行无忌让人觉得非常灰心:我们老说要让中华民族崛起于世界民族之林,就凭这些人这样的做法,能崛起吗?        

其实我们都知道,这些人渣里面有相当多的人是非常清醒的,他们什么都知道,就是要胡说,一点脸儿都不要,甚至越老越不要脸,以前我总觉得人到了一定岁数,应该会爱惜羽毛,收敛年轻时的荒唐,但是最近几年我发现那些活跃在愚弄公众一线的人物,反而都是些年龄比较大的人,我真想不通他们有什么脸面面对自己的儿孙?难不成他会跟自己的孩子或者孙子说:爸爸(爷爷)是靠舔P眼儿养活你的……    

这些高级知识精英都这么不要脸,那么那些自媒体号主说出更荒诞的话来也就不难理解。    

最近一两年见的反智的话,空前的多,而且程度之烈,我觉得疯子即使在最怪诞的梦里都不会遇到。         

人和动物的区别不止是人会使用工具和发明了语言,还有一些非常重要的因素,比如人会为了良心、人格和尊严等在动物眼里看起来是虚无缥缈的东西付出努力、付出代价甚至甘愿以死相拼,动物们能理解吗?显然不能,但我们也不能否认很多动物比那些不要良心和尊严的人干净太多了。         

借用一句网络语言为结尾:      

“务必请你,一而再、再而三、三而不竭千次万次、毫不犹豫的救自己于世间水火”。          

------------------

--我们国家很多人病了,病人膏肓了。昨天看到一篇写英国见闻感受的文章,后面留言被骂各种脏话粗话,简直毁三观。我看不过去,说了几句公道话,立马被骂了,我懒得理,把留言删了。我们现在人与人之间,很多已经无法沟通了。如此下去,随着经济的衰退,会不会也出现极端的恐怖主义者呢?

--这个民族的很多人,已经脆弱到听不得别人一句好。

--为什么会这样?????????

--我从小没让我儿子上过学科补习班,就是不愿意让他把精力放在这些洗脑的东西上边。但上初中后,考试后好几门不及格,在经过很多次与老婆争吵后,无奈让孩子去了。很心痛,觉得自己对社会妥协了,我只是普通工薪族,现在正认真考虑出去,只是为了孩子。

--四十年成果……

--突然想起xx那三句话:现状不可描述,未来无法预测,一切皆有可能。但也许未来更加可怕!

--这样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无底线,深层次的原因不能剖析,也只能一声叹息了。

--我们已经进入“厚脸皮”时代了,一切都为了生存。

--仅只是“厚脸皮”还罢了,更有为了利益不惜一切也要做个狗奴才的倾向。

--秦兽那个号 关于原子弹的分析 关于防疫的分析 算是比较理性的了 结果 这个号突然没了 作为读者我是真不理解

--一个互害的群体虽然对外敌有利,能从中获得更多利益的或者另有其人.

--给文中提到的那位担忧孩子被洗脑又没有能力读国际学校的读友一个建议:可以关注一下海南蓝湾未来领导力学校的公众号。这是石国鹏老师离开北京四中后在海南创建的一所小众的学校,学费不便宜,一般工薪家庭读不起,但是有很多线上的资源可以共享。特别是学校的视频号“FLA在线”每周推出一期FLA元周刊,由石校长推荐并解读一本书。让孩子从小按照石校的书单读书,不一定保证将来能成为精英,但是肯定不会成为脑残粉红[偷笑]

--那有什么办法?只能努力调整自己心态,遇到价值观相同的多喝几杯互勉一下,遇到价值观严重相左的,努力修炼闭口禅!毕竟让自己略微开心点活下去才是最重要

--那个视频我看了,为人师表,循循善诱,教导人心,这种不适合做老师……

--每个人都有脑有心,思考是人类的基本需求和基本权利;每个人都有嘴,说话交流是人类的基本需求和基本权利。但是很多人,割舍了这些需求,放弃了这些权利。他们只需要食物,活着就行。

--流水线上的产物

--很想听您讲讲关于国宝熊猫黑白团子的文章,心中的困惑始终无解。[合十][太阳]


Tag: 中国愚昧 中国洗脑
我也要發一個   ·   返回首頁   ·   返回[社會]   ·   前一個   ·   下一個
相關內容
歡迎評論
未登錄,
請先 [ 註冊 ] or [ 登錄 ]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
返回首頁     ·   返回[社會]   ·   返回頂部  
熱門推薦